九则农村老人口述的真实灵异鬼故事-爱top图吧 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亚博体育app下载安卓,yabo88 app官网

爱top图吧

九则农村老人口述的真实灵异鬼故事

生活在安徽平原地区农村,农村地区人口稀薄,向来多鬼怪事。小时候,玩了一天,晚上

借着月光和远处的鬼火,坐在门口的大树下,缠着老爷爷老奶奶讲那些鬼鬼怪怪。二十多

年的生活,听说的已经太多,包括亲人、朋友、同学说的,一般的都不可信。但其中也不

乏一些听到的或亲眼见的真人真事,下面摘录几件在我们那传的比较多、影响比较深的灵

异事件与大家分享,其真实度>80%,信不信由你!

一、毛人
故事是听爷爷那辈人说的,距今已经近60年了。我找了很多人证实了,都说确有此事!

当时我们的这个村子还很小,只在现在的其中一个宅子上住了七八户人,宅子四周被小河

围绕,只有正中央的一条坝子通往外界。

有一年冬天,村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去世了,家人很伤心,趴在他身上哭,有个孩子不

小心将眼泪落在了他脸上,但是没有在意就把他给埋了。

事情没有就此结束。一个多月后,一个牵老骆驼算命看相的人从村子旁经过,到坝子口停

下了。有人问他原因,他言我们村有人新死,但尸体已不在棺中,而是躺在了死者家的粮

囤里。村人半信,有几个胆大的汉子掀开粮囤,皆面如土色,果如算命人所说,一具尸体

笔挺挺的躺在其中。

后来算命人解释,死人身上粘到活人的眼泪就有可能变成毛人(僵尸的一种),开始身上

长出一层细细的绒毛,犬牙变长,指甲、头发疯长,真正可以活动具有伤人能力需要七七

四十九天,犬牙及颈,指甲一寸多长,毛发遍身。我们村这个才刚过一个月,还对村人构

不成威胁。

在场的人都怕,就请那人设计解救。他当即命四五命壮年男子把死尸抬到坝子路口,架火

烧了半天,烧成一堆骨灰,找了个坛子连同柴灰一起装进去,又埋回了原处。

到此人们惊魂方定,但仍觉不可思议,至于那死尸如何爬出坟墓又进入粮囤的,已无可得

知。

二、乱葬岗

在村正南大约半里地,一条较大的河边,使周围四五个村的正中间。这是三年自然灾害前

后扔死人的地方,附近村庄饿死冻死的人都扔这儿,一般无棺、浅埋,有席子卷着就算不

错的了,很多都直接扔到地面上,根本无力办理后事。其中孩子最多,大部分扔后第二天

就只能找到孩子的脑袋和手脚了,其余部位被一些饿极了的人盗吃了。小孩的肉比大人的

细嫩,省柴易煮,汤鲜味美,关键小鬼的能耐也没那么大,不会有人身伤害。我们村有一

个老太婆叫老殷的就经常干这事,吃的两眼泛红光,说话臭气熏天。久了人到她家去,发

现床下横七竖八的人骨头,甚是恐怖,不得不佩服其胆量。不过她倒是挺长寿的,如今还

健在,叫人忍不住思考人肉的营养价值。不过灵异的事不是发生在她身上。说我们村有个

老头,人送外号“冒失鬼”,小时候我特怕他,现已去世六七年了。二十几年前有次麦忙季

节,成地的小麦割倒在地,还没来得及拉回场地,需要有人在那守一夜。他家当然是他了

:男的,老的,胆大的。他叙述说,当夜他倒头熟睡,半夜听到有个小孩一直喊他爷爷,

他以为天亮了二孙子来给他送饭了,就应了一句,结果四周一片寂静,他睁开眼吓坏了,

天上繁星无数,大地一片漆黑,忽然想到他那夭折的大孙子就埋在那儿,刚才睡的迷迷糊

糊竟然忘记了二孙子也很大了怎么会是个小孩呢!不过他毕竟叫“冒失鬼”,裹了裹被子,

一觉又睡到了天亮。第二天,他家人去那烧了纸钱放了鞭炮,相安无事。

乱葬岗出事挺多,鬼火都是小意思,鬼打墙也有很多人遇到过,往往一大片庄稼被一个人

一夜间踩坏完。鬼哭鬼叫也出现过一些例子。我堂哥一次傍晚回到家嘴唇发青,头发竖起

,浑身哆嗦不止,连话都说不清楚。后来渐渐稳定情绪后告诉大家,他骑车经过那儿的一

个干沟头的时候,几声清晰的婴儿哭声在他耳畔响起,他头也没回的飞奔回家。明天上午

几个人去看,一团破旧的棉花包着一个变黑了的皮粘在骨头上的小娃子,死了不下于一个

月了,然而他明明听到了新生儿的哭声,毛骨悚然。这事发生在90年代。90年代我们那犁

地还用耕牛,有时候白天没犁完晚上还要借着月光继续。大伯就有次这样过,晚上过了九

点,地里其他人走完了,只有他大概还有不到十个来回就结束了。此时凉风习习,秋虫声

声,汗湿的衣服粘在身上透心的凉,寒战一个接着一个。这回他到了地中间时,忽听到前

头有人在呜呜的哭,他心里开始发毛了。等到了地头转个弯,又听到那头有人哭,他当即

工具也没收拾,牵着牛就回家了。
确实,这里就是很邪乎,我一个人死也不去那里。
三、汤园湖
简称汤园,名字挺叫人嘴馋的,不过这里发生的事就不让人那么自在了。
汤园在我家北七八百米,离另一个村比较近,是我每次上街、去市里的必经之地,我只限

于白天会从这里经过。
此处原是条小沟,不知道那年那月积累的冤魂,以至于我们这的每个人都知道这里“紧”

(易闹鬼)。我村附近村上有个姓胡的,五十多岁,他的事我们都信了。大概有十几年了

,那天是他的祭日,不过当时他可不知道。天刚下过雨,他中午在亲戚家喝过酒,醒酒半

天后天将黑开始回家,结果一夜都没到家。天亮后家人去找他,发现他趴在那条小沟里,

脸深深的陷入泥中,死了。但是沟里的水没有半指深,很显然是有“人”在后面按的。现场

脚印无数,明显的有打斗的痕迹,后经验证,那些脚印完全出自一人,就是死者自己!诸

君,谁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与之打斗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
这是挖湖之前的事。后来为了养鱼,有人花了两个月在那挖了个小湖,水清质优,夏天我

曾与伙伴在那游了多次一直无事,后来有人在里面淹死了,我就再没去过。这人死的蹊跷

,与他一起去的有四个人,结果大家游完了竟然都忘记有他就回家了。打捞上来后那孩子

的肚子胀得像个鼓似的,脸色乌青。但是至今为止那四个人一直不承认和他一块去了,不

知道是怕担责任还是真的不知道,然而就死亡时间与他们所说的时间一致,而且还有其他

人证明他们五个人是一起的。
或许这只是一个意外,但下面一个例子的可信度至少有80%,是我们村一个很老实的人亲

口告诉我的,是他亲身经历的。说有一次(2004年)夜里他骑摩托从那经过,刚好到汤园

地界摩托电全熄灭了,他修了一会没修好,心想一会就到家了干脆推这回去吧。黄黄的月

亮,微冷的风,远处晃动的小树,湖里不住的蛙鸣,都使他头皮发麻。他明知道这里的情

况,心里不只一次提醒自己不要四处乱看,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这一看让他后悔一生:

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放着两张八仙桌,桌旁坐满了人,男女老少,觥筹交错,正在畅饮。借

着微弱的月光,看得不清,但那确实是一场酒宴。他顾不得多想,推车就跑起来,奇怪的

是刚过了汤园,车灯全亮,很容易就发动起来了。他骑上车,头也不回的飞奔回家,全身

汗湿犹如雨淋。
四、无头人
鬼上身是经常被说起的事,这里发生的不胜枚举,我们村东头有个妇女会给人治鬼上身,

具体做法我不知晓,只是其中有个镜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也理解不了:一根普通的钢针在

没有任何外力支撑的情况下在一个普通的瓷碗的碗沿上自己转个不停,觉得挺吓人的。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跟鬼上身有关。我们村有个才娶了两三年的媳妇,名叫小凤,当年刚生

了第一胎,体质很弱,有天她从娘家回来经过一片地,我们称作胡角坟——位于汤园湖与

我们村之间的一块三角形土地,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它的恐怖性,没多久就见很多人都往她

家跑,都说小凤疯了,中邪了!好事的我到的时候见她脸色惨白,躺在地上抖动,嘴里乌

鲁乌鲁说着很多话,听起来大都莫名其妙。有三个人正摁住她的胳膊和腿,她婆婆在她头

的方向烧纸钱,有人给她边掐人中边骂着脏话,村东头那个妇女在“做法”,大概半个小时

,她眼一白软了下去,一会儿又苏醒了。
后来经她说她当时正走着,发现前面又有人在向她招手,她以为是熟人就向前走去,迎着

太阳开始没看清楚,走进了才发现那人竟没有头,两手过肩乱摆象是在打招呼,腔子里血

流汩汩,白衬衫沾满了往下流的鲜血,她立即就晕了过去,后我们村经过的人把她抬回家的。
而这个无头鬼至今无人知是谁。

五、替身
挨着村东北角本来是一块平地,80年代建起了一座砖窑厂,几年下来,被挖出一个广阔的

水塘,成了我们这些孩子夏天洗澡游泳的好去处。
去年打电话回家时,家人告诉我那水塘又淹死人了,一个小孩。事情是这样的。三个十来

岁的孩子放学后相约去洗澡,其中一个半路被父母叫回家,结果刚回到家二十分钟左右就

听人喊有人落水了,到时看到两个小孩躺在岸边。其中一个母亲哭着抱着孩子坐起,这个

孩子头歪向一边,从此天人相隔;而另一个孩子的母亲正要同样抱起时,被父亲扇了个耳

光,说这样水沉下去孩子再也活不了了。这时有人牵头牛过来,把孩子翻了个身,头脚分

别朝下的抱上牛背,赶着牛在空地上来回走动,顺着孩子的嘴巴流出了很多水。后来医生

来了,诊断后给他输液,直盼了三天三夜,孩子大喊几声“我不要过去!”然后惊恐的睁开

眼睛。后经大人询问,他才慢吞吞吐吐的将出了事情的经过。那天他俩下了水塘,不敢去

深水处,就在水边玩耍,一会儿他们看到水塘中间的水面上站着两个人,可能是父女,面

带微笑,招手让他们过去,可他们不敢,就没有过去。而那对父女就一直在那笑着招手,

后来那人就慢慢的向他们走来,拉着他们过去,他们大呼“我不要过去!”几声,就什么都

不知道了。
听着这个叙述,我脊背发凉,心想难道是他们!老伍父女!出这事的时候我还小,距离现

在已经有十几年了。有天我正在看电视,听到有人说老伍父女卖菜回来下水泡凉时淹死了

。我当时没敢去看,只听说死状可怖。可巧就在一周前离水塘不远处埋了个已怀胎七月的

上吊死的妇女,一时间村里议论纷纷,都说是冤魂找替身,于是我们再没敢去那边游泳。

七八年过去了,这件事渐渐被人遗忘了,又开始有人去洗澡了,但好多都是白天几个人一

块,接下来的几年都没出事。而新一轮的小孩根本就不知道此事,只是大人都说那儿“紧

”也没说具体,于是他们就不知深浅,结果又酿悲剧。这是我的分析,与村里人的观点不谋

而合,紧张!

六、鬼请医
这个故事有一定年头了,可信度不高,大家权且听听。
我们村的一个赤脚医生,有天晚上被人请去看病,出了村,头上悬着一弯新月,其次就

是一片死寂。当时正处秋七月,大豆开花半人深,正走着,忽听一串急促的马蹄声,他

忙躲在豆秧中观看,马蹄哒哒,在他身畔停下,行人下马,径直向他走去,他吓坏了,

却听那人说:“先生帮忙,我儿子高烧,请去看看。”医生跟那人走了一段路,来到一个

他从未见过的圆顶的奇怪的建筑下,但他没多想,走进去见了孩子一摸身上冰凉,再让

他张嘴伸舌头看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孩子没有上颚!他当即明白了,连忙开了几幅药

,嘱咐了几句就要离开,只听后面人喊“先生留步”,来人送上来一叠钱和一只鸡当作酬劳

,他推搡不过只好收下上路回家。到家后跟妻子说了,妻子也说是遇鬼了,鬼是没有上

颚的,身体冰凉的,那匹马正是人死的时候烧的纸马,房子的形状则象是一堆坟,那叠

钱是一撮纸灰,而那只所谓的鸡就是一只普通的蛤蟆,因为鬼是把蛤蟆当作打鸣的鸡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一切都如所料,从此他再也不敢在夜里出医了。
七、半路遇友
小芳和小蕊是一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后来小蕊嫁到我们村西北的一个邻村A村,小芳

出门打工去了,它们一年见不上两次面。大前年年底,小芳从外地打工回来,走到我们两

个村之间的路上时忽然下起了小雨,她正不知所措,这时小蕊打着伞出现在她面前,小芳

喜出望外,忙进伞下与之边走边聊,看着小蕊挺着的大肚子小芳还调侃了一番,但她见小

蕊神情凝重,表情诡异,也就住口不提而改聊些家常。这样一直走到村口的小桥边,小蕊

突然停了下来,说“我不能过去了,你自己回家吧,有机会再见!”小芳虽觉得奇怪却也没

有细问就道别了。
回家后家人见她身上半干就问她,小芳把路遇小蕊的事跟家人说了,家人立即目瞪口呆,

半晌不言。小芳忙问究竟,原来,小蕊已经死去一个多月,家人一直没有通知小芳,怕她

一个人在那边伤心没人关心,本想回家就告诉她,不想会出这事。
小蕊死于难产,至死孩子还留在肚子里,一尸两命,也许是想念小芳吧,特出来相会,奈

何不能越界,只能送到小桥边又不能直说留住小芳,只好就此分别。小芳如今回想起犹有

后怕,但觉得能与她最后谈了一次也不惋惜了,这也算是最好的结局吧。
这件事绝对真实,已在外面村里炸开了锅。
八、半夜,村子里来回走的人
七十年代之前,我们村只有十几家人,人气不旺,根本镇不住宅子,常遇鬼事。听说有天

大早有家人刚打开门就发现牛棚里的三头牛挂到了房前那棵七八米高的老树上了,牛尾还

在左右摇摆,而牛头却不知去了哪里,奇怪的是这家人竟没有听到一点声音。有人说这是

阴间牛头马面在闹不和,马面则到人间来报复,真正原因不得而知。

七八十年代后,虽然实行了计划生育,但人口还是剧长,到本世纪初已经有一百多户了。

人多了自然阳气兴盛,二十几年来在村子里面很少出那些灵异事件,顶多也只是上述几个

“紧”的地方闹闹鬼。而近年来,外出打工的增多,很多事全家出动,村里里只剩下一群“

三八·六一·七〇”部队,有的甚至一连几家没有人。剩下的人不是阴气重,就是身体弱,

那些藏匿了多年的“脏东西”又蠢蠢欲动了。
今年暑假我回家住了一个月,整日百无聊赖,陪小孩玩,陪妇女老人打牌,在一起久了

,发现他们常谈最近我们村出现的一个“人”。这是首先是我们的一个大奶奶提出的,问

大家知不知道近来那个夜里在我们村东西来回走的人是谁。说完大家都随声附和,见过

的人不少,七嘴八舌说的很乱,我来总结一下:
说最近一段时间每到晚上,总有个六七十岁的胖老太太在我们村中间那条大路上从东头

走到西头再反回来从西头走到东头,这样来回反复,往往走到大半夜人们都睡去。没有

人认识她,没有人跟她说过话,也没有人看清过她的脸,只是看体型很像村里的一位老

太太,但行动僵硬,走姿不像。更何况我们村那老太太自过了年就已经病的卧床不起,

而且天天有人守着,不可能是她。于是大家只能猜测,却没有日敢于真正去看看她的真

实模样,只有让心中充满疑惑与恐惧。
正当大家商议着要请个师傅来看看呢,就在我写着的十天前,村里的那个病老太太去世

了,大伙都忙着帮她料理后事,没有去在意其他变化。后来埋葬几天后大家才猛然觉得

那个来回走的人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现了,直到现在,平静如常。
据说以前看到的那个人可能正是那个老太太的灵魂,快死的人的灵魂是可以在身体极虚

弱或者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脱离躯壳的。而她为什么要来回走动呢,难道是留恋这个世界

,想多看几眼自己生活过的地方,相处过的人吗?猜不透的!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不过

风水先生给我们看过,说这个与我们村的格局有关,我们村是这样的:
北从汤园起南至乱葬岗那边的一条河是条正南正北的路,那条河是正东正西的,然后又

有一条从汤园起到这条河的西北—东南的路,这样几乎形成一个正直角三角形,我们村

正在重心上。不过,风水先生不是这么讲的,他说这形状神似一个拉满的弓,我们村正

挂在箭上,被射往西南方向,那里有一片水域,方圆几里都没有人住,那才是我们这最

恐怖的地方。我们村虽然离那儿很远,但是箭是将要射往那的,于是那里的“统治者”可

能比较照顾我们吧。那片水域我基本上没去过,只从附近经过了几次,也没见到什么特

殊的东西,听说过的倒是不少,以后我们会陆续写一点。下面我将要说的是发生在那条

西北—东南的路上的事,也就是那根绷紧了的“弓弦”上发生的怪事。
九、排灌站
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这的专有术语,其实只是间小屋子,用于在旱季给水稻浇水时盛放

大型水泵的,因此这间小屋只能在野外了。那是九十年代初用的,当时我们觉得好玩,

经常爬到房顶上或是从长长的输水管道里来回钻着玩,那时身子还小,爬在里面挺宽敞

的。九十年代后期因为我们改稻试验失败,又种回了小麦,于是排灌站则废弃至今。现

在去看时只见墙的下面一半已经长满了青苔,房子破破烂烂,一个黑漆漆的门洞,晚上

从那经过时总不由自主的感到阴风阵阵,毛骨悚然。这里发生一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已

上高中,不在家了,回家后我妈告诉我的。说我们村的几个小孩去排灌站玩耍,当然玩

的还是我们当年的勾当。其中一个小孩钻进管道后大哭起来,其余几个不知道出什么事

了,都去拉他的脚,却怎么也拉不动,都慌了,忙去叫大人。结果大人到了依然是拉不

出来,孩子在里面哭的更厉害了,象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而此时已是

傍晚,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觉得是一个力量很大的东西在里面拉扯着孩子。这时

有一位有些见识的老人(上文说的“冒失鬼”)来了,他刚看了一眼就让人去取火纸与污

水来,然后先在管道内烧了一叠纸,试了一下还是拉不出来孩子,于是他让人把那桶污

水泼过去,在那一刹那迅速大力的拉孩子的脚,孩子被解救出来了,可是已经昏迷不醒

,手腕上呗掐出两圈深深的发紫了的印迹。所幸抢救成功,孩子醒后却不知道发生了什

么事了。不过“冒失鬼”知道,他说肯定是见年前那女的,还游荡在这儿。至于刚才的做

法,他说那是先礼后兵,让她明白我们是逼不得已,以后不要再找我们的麻烦。鬼怕污

水,怕恶人,更怕不怕鬼的人。提到那女的,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
这件事最早是由我一个远房五叔叔经历的,那时也轰动了远近几个村,我曾经缠着他让

他把事情从头到尾跟我说过一遍。
十几年前,我叔叔二十出头,一年四季外出打工,只有农忙节和过年会回家。那年麦忙

假,叔叔上午到家下午就去干活了。天将黑的时候,忽然来了三急之大,肚子犯鼓了。

而当天麦子基本已割倒在地,只有不远处的排灌站还算隐蔽,况且本来就成了来往路人

排泄的好去处,这时当然会去那了。刚走进去,就闻到一股腐臭,不过里面本就多便便

,有点味道是很自然的了。谁知刚进行到一半,一个女的走了就进来,由于当时叔叔还

没结婚,羞得连头也没敢抬,只见那女的光着脚,皮肤白的毫无血色。叔叔有点害怕,

这时她递过来一卷纸,叔叔犹豫了一下接过来用了就急忙“逃跑”了。回去跟几个哥哥说

了,还被他们嘲笑了一番。第二天又有人过去,发现里面竟然躺着个光着脚丫的女人,

披头散发,已经死去两三天了,那么热的天,臭味很浓了。叔叔知道后心都跳出来了,

他在想他昨天怎么没看见,难道见的那人就是鬼!但是他没有勇气去再看一眼验证一下

。而那具女尸经几个人来认都不是,被我们村花钱雇的乞丐埋在了排灌站附近,成了一

座无主的孤坟。